阿红‖

最近,有一位客人经常来找我,他四十多岁,每次出手都很大方,每次事后,他都会和我讲很多话,很多人都会这样,一般我只需要表现出认真倾听的样子就可以了,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。他家庭算是美满,老婆贤惠,有个宝贝女儿。每次要离开时,他都要忏悔一番,觉得对不起自己老婆,说找我只是图一时刺激,我不知道这些话跟我说有什么用,我也真的不在乎,男人都这样,下次还来。

有那么几次事后,他压在我身上,油腻的头发蹭着我的脸,宽厚的大手轻轻抚摸我的手臂,跟我说他的女儿很乖,很听话,在学校成绩很好。我盯着天花板,不说话,就那么一小会儿,我会想到我很小的时候,这个男人,像我爸爸。所以即使我瞧不起他,就像我瞧不起所有懦...

阿红Ⅰ

一直被春光乍泄这部电影纠缠着。正好现在有点时间,便为这部电影,写点什么吧。

用第三人称的视角写何宝荣与黎耀辉的故事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叫阿红,香港人。八岁那年,我爸生意破产,他本想带我们一家到美国去寻找新机会,却阴差阳错的到了地球另一端的阿根廷。等我们反应过来,身上的钱已经不够了,我们便将错就错,在阿根廷安顿下来,期望新的生活。

然而我爸在阿根廷并没有东山再起,反而是越做越差,一家人过得很是穷苦。

我十二岁那年,因为忍受不了贫穷困苦的生活,我妈跟一个白人佬跑了,我爸从此一蹶不振,开始酗酒,后来甚至吸毒。

我十六岁那年,他还不起毒贩钱,毒贩说用我还...

啊啊啊啊啊

喵喵大人:

父爱如山~~~~第二张是动图

【TSN/社交网络】平行线Ⅱ

由于电影中并未交代清楚,而我也实在不想将电影与现实联系,所以此处我对Eduardo的家世有少许私设,提前说明。

     Eduardo想给他的父亲打个电话,他曾经有那么多朋友,可现在他只敢找自己父亲倾诉,即使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坏的倾诉对象。他已经能想象到他父亲要对他说的话了“你太不专业了”,“你又让我失望了”。是啊,他想让他的父亲为他骄傲,可现在他成了父亲口中的失败者。

     在他小时候,他的父亲对他非常严厉,而他的妈妈只在他父亲不在的时候向他展现些许温柔。与所有贵族式家庭一样,他的父母坚信它可以...

【TSN/社交网络】平行线(也许无CP)

这篇文章应该是官司打完的几天后发生的。

回到酒店后,Eduardo灌了两杯whisky,他平常没有这样的习惯,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他需要这些酒来暂时忘记自己孤身一人住在旅馆的事实。

更晚一些的时候,Dustin打电话来了,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,虽然他非常不想在这个时候以这种状态面对Dustin,天啊,他要是哭出来怎么办!Dustin是来道歉的,他的语气依旧活泼,但Eduardo可以听出他的小心翼翼和几分不自然,有那么一瞬间Eduardo想把电话挂了,倒不是他真的生Dustin的气什么的,老天在上Dustin是个好朋友,可这一切实在是太尴尬了,Dustin语无伦次的解释,每次到即将提...

只是随笔吧

     感觉人都会长大的啊,有时候在房间的角落里看到一些积满灰尘的小物件,感到一阵熟悉、亲切,脑海中隐约划过一些模糊的片段,想努力回忆起却又看不清,最后也只是随手把玩着这些小物件,虽然想不起具体的情节,但那种感觉却一直弥漫心间,然后也只能是把它们放回原地,或随手塞进荷包里。有时候,这种莫名的情感积累多了,便会感到烦躁,有一种想努力抓住什么却总是让它逃掉的无奈,一段时间后,也许只是几秒,也学要困扰几天,便会逐渐淡忘,留下的只是一种释然。这种感情背后虽说不出什么大道理,却让人有一种成长了的感觉,也许就这样,我慢慢长大了啊。

© 黄颜色的大大碗 | Powered by LOFTER